土鳖虫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在平房那年29 [复制链接]

1#
北京雀斑医院那家好 http://pf.39.net/bdfyy/bdfhl/

我使劲睁睁眼,看清楚了,房间内真有两个金发女郎。

我下意识拉拉被子,听到有人在笑,我也觉得自己太怂了可是光着脊梁又实在别扭,脸上微微发热。

我不是土鳖,刚毕业时在语言学院同学家里住了大半年,食堂、操场上哪国留学生没见过?再说了,切汇那会儿几乎天天被老外撵着跑在王府井当那么多人咱也没脸红过呀!但今天这俩实在太好看了,好看到令我畏惧。

"八百,你来一个?"松山说。

"真的真的,你还不来一个!"小务嘻嘻笑着。

我睡之前看了一部老电影,是二战时英国情报机关的事儿,那里面穿制服系腰带挺着大胸脯的女兵个个迷人却依然赶不上这俩。我不是在做梦吧?

屋子里酒味儿很冲,许二醉醺醺的说:"告诉你啊,一个叫娜达莎一个叫娜达利亚,都他妈俄罗斯的,反正我是不要。"

两个美女似乎也没少喝,一个靠墙吐着烟圈儿,另一个坐电视机前用波斯猫一样的眼睛看我。她穿着短裙,两条又白又直的腿从桌上垂下来高跟鞋都快挨着地了。

"卧槽,你们丫去哪儿啦?"我避开那目光同时用脏话掩饰着慌乱。

"雅宝路,这牛插这孙子,也鸡巴听不懂弄回来干嘛使啊?操!"许二脖子又梗起来了,他一喝多就这样。

"不贵,说实在的,真不贵,可着北京城哪儿找这么好的呀?才十七岁,我问了俩都是。"牛插坐沙发上自顾自的说着。

"你问?你丫会说苏联话啊?"许二不单梗脖子,还撇嘴了。。

"比划呀!全世界通用语言!"牛插说着说着又要站起来比划。

"歇了吧你!你玩儿的动啊?就你丫那两下子,还不成了小虾米游西湖边儿都够不着啊!"许二晃着脑袋笑起来。

"小务呀!咱有小务呀!"牛叉挺兴奋。

"别操蛋了,我才不干哪!你们弄回来的你们自己解决吧。"小务说完,挤挤我躺下了,一点儿也没走的意思表情还挺得意。

我听明白了,这是不好打发了啊!

吐烟圈那个有点儿不耐烦了,叽里咕噜的跟波斯猫商量什么。牛插没瞎说,尽管个子很高还化了浓妆,但依然掩饰不住她们含苞待放楚楚动人的青春气息,尤其穿白围胸坐着那个,身材婀娜令人入目就有了一种按耐欲火的反应。

"来不来一个?我昨天玩牌输了,要不你......"

"我这儿也没有。"没等松山把话说完我就赶紧给打断了,他这人最会算计。

可说完又有点儿后悔,这等于间接表明我也不要。真不要吗?要是光波斯猫一个就好了,要是没这么多人就好了,要是......我觉得我也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似乎那俩都明白,烟圈儿也不知道是娜达莎呀还是娜达利亚伸着胳膊叽里哇啦的冲牛插比划。小窄脸儿因气愤而变的通红,但依然好看像个大号的芭比娃娃。我见牛插张开五个手指时而向前伸时而左右晃虚头巴脑的在那砍价儿,心中就有些愧疚。忽然波斯猫跳了下来,也不看烟圈儿,拎起披肩就往外走,两个奶子突突的活像两只小兽......

她们走了,我失眠了。就像一场梦,醒来时总会有些想法:这么好的条件怎不去考演员呢?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