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鳖虫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朱良春这位五毒中医开起挂来,让诺贝尔医学 [复制链接]

1#

作为一个中医娃

蛋姐如同大多数读者盆友一样

对经方派很是崇敬

可是当我读了一个老中医著作

才发觉现在的经方派

比起开山老祖张仲景

还有很多武艺没学会

虫类药的应用就是一个例证

《金匮要略》有一个鳖甲煎丸

里面几乎是虫类的天下

鼠妇、土鳖虫、蜂窝、蜣螂

这个方子因为没人会用

几乎算是荒废掉了

即便是水蛭、牛虻

敢用的也不多

So,动物植物矿物三国鼎立

几乎少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天下

尤为重要的是

这些毒虫都是治疗肝脾肿大

甚至淤血重症的必备之药

仲景若知道弟子学成这样

估计要吐出一口老血

可是,有一个老中医

玩起虫类药

那绝对是玩出花来

随便一出手

毒蛇、蜈蚣、蝎子

蟾蜍、壁虎、斑蝥

可谓海陆空三军齐备

堪称五毒教主

这个老中医就是

第一届国医大师

朱良春

他的一本《虫类药应用经验》

让蛋姐看的拍案叫绝

▲朱良春著《虫类药的应用》

而且他根据这些用药心得

发明了一种治疗

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中成药

益肾蠲(juan)痹丸

其中就有7种动物药成分

▲益肾蠲痹丸

当瑞典的一位罗顿斯·强博士

全程观察这种药物的显著疗效后

忍不住发出赞叹

中国传统医学真了不起

这是我看到的最杰出的奇迹

他纠正了类风湿关节炎

骨质破坏不能修复的错误认识

而这位罗顿斯·强博士不是别人

而是

诺贝尔医学奖和生理学奖

评选委员会主席

可能很多盆友不了解类风关

先上图片科普一下(略有恐怖)

▲类风湿性关节炎

先不说这种病畸形难看

这种病的疼痛

只能用痛不欲生来形容

关节肿胀、僵硬、变形

致残率极高

后期累及心肺甚至造成死亡

是世界卫生组织公认的

世界五大顽疾之一

被称作癌症第二

作为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成因复杂

如果打一个比喻

就好比自己的军队疯狂的

朝着自己的阵地开炮

关键是具体原因不明

(中医认为是风寒湿杂合为痹)

最后滑膜受损、骨质破坏

人最后就残疾了

西医治疗

多用水杨酸盐、金制剂

生物制剂以及糖皮质激素

抗炎、解热、镇痛、抑制免疫

由于找不到根本病因

只能控制病情发展

(副作用就不说了)

但对于被破坏的骨质却无济于事

最后只能换人工关节

▲人工关节置换术

动辄十万起多少人倾家荡产

但上述益肾蠲痹丸每盒29.8元

却能让被破坏的骨质重新生长

这完全是逆天啊筒子们!

从—年统计中

20万患者服用益肾蠲痹丸

5万多人痊愈

彻底摘除类风关的帽子

95.3%患者获得显著疗效

大大减缓了病症带来的痛苦

这下

你明白诺贝尔医学奖主席的话了吧

那么,问题来了

朱良春是怎么做到的?

下面进入老中医段子阶段

时间回到年

朱良春出生于江苏镇江

他的家庭还不如蛋姐家富

因为他的爷爷因为抽大烟

31岁就撒手人寰了

没了顶梁柱

生活全是苦

小朱良春很懂事

带着奶奶的期望拼命学习

本来他想报考一个工商专业

以后再读个MBA赚大钱

可偏偏就在拿到通知书的一刹

他吐血了

医院做X光一查

肺结核

肺里全是空洞啦

在当时这被认为是绝症

于是他大学也不上了

赚大钱的心也熄灭了

作为一个瘦瘦的痨病鬼

甚至连女朋友都不敢想了

只能跑回家乖乖吃中药

巧合的是

鲁迅先生也是那一年患此病

可他不信中药

西医那时没法救治

抗生素还没出世

只好由着疾病加深

半夜经常起来趴在地板上

痛苦的嚎哭

(参见许广平回忆)

最后实在受不住了

自己一针安痛定

一代英才就此消失

朱良春却活了过来

前后不过才用了2个月

经此大难

他决定学中医回报社会

他爸爸拿出所有钱财

托人找关系找到马惠卿

马惠卿是孟河四大名医

马培之的孙子

马培之当年治好慈禧

被推为江南第一名医

所以马老师可谓是御医之后

拜师得交学费

多少钱呢?

3年学徒块大洋

食宿自理

这些钱在马老师眼里

可能算不上多少钱

可朱良春听完

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这真的太贵了

要知道

主席那时候一个月才8块大洋

而且那是北京的工资水平

作为一个县里的普通人家

每一分钱都来的很艰苦啊

但他爹最后一咬牙

来都来了,跟买房一样

咱分期付款吧

哆哆嗦嗦付了块大洋

算是拜师了

结果

第二年朱良春再也付不起了

两年块他心疼啊

一想这事就睡不着觉

没办法,穷孩子想学艺

就得忍受更多的痛苦

恰好这时

苏州一个中医学校登报招生

他和一个同学一商量

最后干脆辞别了马老师

去了苏州

所以你能想象

马老师听说他要离开

一脸惊诧的样子吗?

没办法,穷啊

来到苏州国医专科

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但学费便宜

而且师资力量特别强大

堪称明星阵容

章太炎任校长

陆渊雷、徐衡之、叶橘泉任教师

学校还经常从上海请

章次公、秦伯未、程门雪

陈存仁等大咖来做学术演讲

朱良春坐在前排

听大咖们讲座

感觉只能一个字形容

可这种好日子也没持续多久

仅仅在苏州学了一年

日军大举进犯中国

头上经常落下炸弹

很多人就这样被炸死了

苏州国医被迫停办

章太炎校长也病重故去

所以读了一年大学

连一个毕业证都没混出来!

你说悲惨不悲惨?

学校没了

很多同学回到家乡开诊所

可朱良春毕竟是有大志向的

总共才学了两年

连个研究生都没读

回去能干得了什么?

但不回家能去哪里呢?

关键是钱也不多了

(他块大洋怎么花的呢?)

再耗下去吃饭也是问题

他太纠结了,前途茫茫

就在这时候

他忽然想起章次公

有一次学术讲座上

章老师提问问题

大家都回答不了

但朱良春给了一个满分答案

章老师听后

守着很多人说

这孩子,我喜欢!

可章老师远在上海

他在苏州

但为了学习拼了!

于是,他背起书包

一路追寻到上海

他不知道的是

当他在路上的那一个月

上海正经历着震天撼地的

淞沪大会战

国军80万人日军20万人

双方上千架飞机几百辆坦克

巷战亮白刃

拼杀的血流成河堆尸如山

整个上海一片恐慌

家家闭门户户衔哀

所以当朱良春一身泥泞

灰头土脸的

出现在章次公家门口时

章次公几乎是震呆了

章次公:兄弟,你怎么来了?路上。。。

朱良春:老师,我来跟您学习,苏州的学校没人了。。。

说着就要跪下

章次公一把扶起

眼角湿润了

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冲着这孩子

不要命来学习的虔诚劲头

学费一分不要

吃穿俱在我家

不把你培养成绝世高手

算我章次公无能

章次公说这话绝非狂言

早年他拜师章太炎学国学

水平不在钱玄同、黄侃之下

后来跟着丁甘仁学医学

与秦伯未、程门雪齐名

后又得曹颖甫毕生经方真传

曹颖甫说

得我真传者,唯次公一人耳

毛泽东后来见到章次公

被他的见识折服

说了一句

章先生乃举国不多见的名士!

所以朱良春到他手里

好比一块璞玉到了大匠手中

一经点化迅速成才

不到一年

章次公就让他独立应诊了

而且以个人名义担保推荐他

医院坐诊

而且诊费全部归于弟子

这对任何一个做师父里来说

绝对都是大恩情了

朱良春也不负恩师之望

伤寒、副伤寒、霍乱

这种严重传染病轻松拿下

(霍乱传染是大片死人的)

独立应诊七八个月后

章次公见朱良春医术成熟了

就把他叫到跟前

你走吧

该学的都学完了

老师不能陪你一辈子

朱良春一听扑通跪下

深深磕头

学医这些年

马惠卿老师只算教他入门

国医学院算是打了个基础

而真正登堂入室

得窥中医学术的奥堂大厦

那是章次公的教导啊

还有很多次

自己没钱买冬衣

是自己老师掏钱给他买

自己没床铺睡觉

是老师给他做小床睡觉

老师出诊

也是第一个把他叫上

朱良春一想到此

泪水滚涌而出

章次公拍拍他的肩膀

给了他一本亲笔签名书

《道少集》

还从橱子里拿出一幅字

上面写的是

发皇古义

融会新知

良春贤弟鉴之

这是章次公对新形势下

给予徒弟后续学习的要求

他希望弟子具备一定西医知识

章老师还给了他一枚印章

朱第一眼没看出写的什么

回到南通老家沾上印泥

清晰地看到印章上的16个字

儿女性情

英雄肝胆

神仙手眼

菩萨心肠

看到这十六个字

朱良春内心再次沸腾了

章次公已经把全部希望

压到了朱良春一人身上

这是一份信任、一份期望

同时也是一份鞭策

这是对医生最高档次的要求

要做就做苍生大医

年23岁的

朱良春在南通老家开业了

初出茅庐就玩了个大的

当时南通流行登革热

西医十几天看不好病

病人头痛欲裂皮疹隐隐

结果他出手

用表里和解丹

两天退烧三天出院

迅速聚集人气

南通霍乱流行时

(病人吐泻不止会脱水而死)

找他看病的人更多

每天至少几十号

可他成功做到

几百例霍乱病人无一死亡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

他索医院

医院

震旦二字寄托了他对中医的信心

后面他玩了一手更有气魄的

对待穷人,免费去药店抓药

初一十五他自费跟药店结算

(这是跟章次公先生学的

章次公是跟着丁甘仁学的)

所以靠着过硬的医术

很快就获得荣誉与诊金

甚至来了很多慕名拜师的年青人

他干脆办起南通中医专科学校

鉴于他学医时的惨痛回忆

他的学费只要两担米

几乎是免费教学

办学四年,培养合格医生18名

其中医院副院长

年轻有为的朱良春

26岁就做上院长+校长+杂志社长

这劲头

现代中医学子

已经无法望其项背了

医院后来不断扩大

4年后再次扩张

医院

到年已经很大规模

最后上交给国家

医院

他连任院长

就在这段时间里

除了处理行政事务

他的医术也不断进步

最后他决定向一种顽疾宣战

那就是前面说的类风湿病

有时候

他一天能见到十多位病人

病人的那种痛苦令他难忘

他开始琢磨用药

一开始单用植物药用了很多

可效果不大

后来他突然想起

章次公送给他的那本书

《道少集》

他从书箱中翻开一看

被里面的虫类世界震撼了

尤其是章次公治疗痹症时

经常用到蜈蚣、全蝎

蕲蛇、露蜂房、土鳖虫等

认为痹症久病入络

普通植物药难以奏效

必须用擅长爬行的虫类药

搜风剔毒

受此启示

他开始小量运用这些毒虫

并在查阅大量古代医籍

以及现代药理分析的基础上

他总结了一套更为完整的记录

比如:蜈蚣

口眼歪斜:蜈蚣粉2克

淋巴结核:蜈蚣油膏外敷

癫痫、抽搐:对抗惊厥

治疗毒蛇咬伤:粉剂2~3克

消除乳痈(乳腺炎):外敷拔毒

鸡眼:蜈蚣粉涂抹,可自行脱落

皮肤癌:注射液注射,癌肿会萎缩

溃疡、疖肿:蜈蚣浸油涂抹消肿

秃发:浸豆油涂抹,毛发再生

慢支:蜈蚣散,有效率92%

病毒性疱疹:浸泡10克麻油调搽

这些都有前人运用并获得显效

的用法,朱良春越用越高兴

甚至他在给一位肺结核患者用时

发现蜈蚣还具有治疗阳痿的作用

他彻底喜欢上了这些小毒虫

在他家曾有朋友看到

他在一个玻璃瓶里

养了一条大蜈蚣

红头黑身火黄肚底

密集的足爪奋进怒张

足足有手指粗细

贴着瓶壁爬搔

朱良春却经常打趣挑逗

似自己养的宠物一般

是的,当你知道它的用处时

你会忽略它的恐怖

而觉得它满眼可爱

这就是用药的一重境界了

在上面的益肾蠲痹丸里

有7种动物药

土鳖、僵蚕

蜈蚣、全蝎

蜂房、地龙

乌梢蛇

朱良春讲

动物药之所以具备显著效果

是它本身含有植物药所不具备的

动物蛋白

这些毒虫在以后肯定会被现代医学

发现其中蕴含的有效成分

未来的研究前景必将十分光明

当远在英国的李约瑟博士

听说朱良春的特效药后

打电话说

老兄给我留两盒!

李约瑟英国生物化学家

恩,朱老成就不止类风湿一项

肝腹水、痛风、癌症、非典

这些被西医认为同样棘手的恶病

在他手里都积累了很多成功案例

年他的学术在日本引起震动

日本东洋国际研究财团等三个团体

邀请朱良春访日传承学术经验

年与矢数道明(汉方名家)

在会后

曾有日本人表示对脉诊的怀疑

(汉方医学脉诊几乎不会)

并当场找来两男两女

只能靠望诊和切脉

让朱良春判断病情

朱良春搭手望色

四个病号

不到三分钟

准确说出他们各自存在的问题

日本人只能哈衣哈衣的点头

彻底轰动全场

朱老前辈很自信的说

世间没有不治之症

只有不知之症

甚至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

自信地说

对普通的一般的疾病

中西医都能看好

但在一些大病、疑难病上

中医完全有能力

取得更多突破

蛋蛋姐对朱老的霸气、底气

深深折服了

朱老晚年即便90高龄

对章次公恩师的教导

依然熟记心头

在河南讲学时

一位学员请他到山东给家人看病

病人危在旦夕

他不顾劳累

甚至把机票退掉

坐车5小时赶到山东

亲自为病人开药

一直看到病人转危为安

他才回家

时光飞逝

章次公逝世40周年时

朱良春也已经82岁

成为一个耄耋老人

虽然自己的学术也需要整理

甚至已经很急迫

可他把这些全部推掉

而是率先集中全部精力

整理出版《章次公医案集》

完成了一个学生对恩师

最好的纪念

▲摄于年·北京中医研究院

年12月14日

朱良春老先生逝世

就在前一天

他还在病房为病人看病开药

而这样一位名老

诊费不过区区15元

闻之令人仰慕

谨以此文

纪念朱良春老先生

知识有限

其中或有遗漏、或有错误

望各位读者后台留言

补充、批评、指正

本文由读透伤寒整理

如需转载

请后台留言

知识来源:

《走进中医大家朱良春》曹东义

《虫类药的应用》朱良春

《朱良春医集·专访录》

《章次公医案》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